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时时彩宝典官方:章節目錄 第262章 是你?

作者:竹墨不染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是你母妃建的,朕不知道?!?br />
    “哐啷!”

    沒有任何征兆,在聽到崇輝帝的這句話之后,殷如墨直接抬劍就削下來了崇輝帝坐的椅子上的一塊木頭。

    木頭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落下來,殷如墨抬頭看著崇輝帝蒼白的神色,唇角諷刺的弧度越發明顯。

    “本王一直都不是一個有閑情逸致的人,今日既然來了就是要得到答案的,如果你給我一個答案還好,若是你已經打定主意了什么都不怕,本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做出來什么,你可要想好了?!?br />
    語氣冰冷,殷如墨像是根本沒有注意到這里還有別人一樣。

    崇輝帝發現公孫瀝震驚的站在原地,也沒有要救自己出去的意思之后,不得不收起了那些不該有的想法。

    “她是云國的公主,當初是朕的貴妃,但是后來朕做了錯事,她身邊的宮女懷孕了,她接受不了朕,最后還是離開了朕。朕也是因為舍不得,所以才會出這樣的下策,把她囚禁在晉王府中?!?br />
    崇輝帝說的十分風輕云淡,仿佛真的就是他自己的家事一樣,殷如墨的神色確實越來越難看。

    “你把她囚禁在晉王府中?本王的母妃呢?”

    眼神有些閃爍,但是面對暴怒的殷如墨,崇輝帝倒是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許久之后,才用自己也不確定的語氣說道:“在朕要這么做之前,前晉王妃早就已經去世了?!?br />
    完全沒有任何的心虛,崇輝帝的面色自然,殷如墨卻是控制不住猩紅的眼眸。

    “你說謊,本王的母妃如果不是因為你們的殘害,怎么會去世!”

    如果之前還對崇輝帝抱有一點的善意,在這一次對方明明做錯了事情,卻完全沒有一點要悔改的想法,甚至還妄圖欺騙自己的時候,殷如墨心中對眼前的人就沒有一點好感了。

    他看向崇輝帝的目光冰冷,重新拔劍出來。

    “晉王,莫要沖動!”

    一直都在一旁沒有說話,還在消化自己剛剛聽到的愛恨情仇的公孫瀝沒有想到很快就發展到這里了,面上的神色頓時十分難看,沒有多想就上前攔住了殷如墨。

    曾經對公孫瀝的尊敬,在對方選擇站在自己對立面的時候,殷如墨已經就收起來了。

    他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人,許久之后,才輕聲說道:“你可知道,眼前的人到底做了什么?”

    公孫瀝已經在這里站了這么久了,崇輝帝到了做了什么他的心中自然是清楚的,被殷如墨問了出來,他有些心虛,卻是勉強讓自己的神色看起來正常些。

    “不管怎么樣,他都是皇上,國不可一日無君,你不能對他出手?!?br />
    殷如墨曾經也許會為了昭月國放下了這一切,但是在知道云國公主都和眼前的人有關系的時候,對自己之前的那些擔憂,頓時一點都不愿意相信了。

    “你們之前不久是在為了要立新皇的事情討論嗎?既然他要立太子,不若直接退位給太子也是一樣的!”

    尉瀾煙的目光冷然,看著崇輝帝的神色中不帶任何感情。

    崇輝帝的神色變得有些難看,但是接觸到一旁的公孫瀝有些松動的樣子,卻不敢繼續保持沉默。

    “這不可以!”

    御書房中的三個人目光瞬間都放在了崇輝帝的身上,哪怕是知道對方一直都自私,也沒有想到現在竟然連裝一下都不愿意了。

    “不是你的兒子嗎?難道你之前表現出來的對他的好都是假的不成?”

    崇輝帝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會被人提出來這一點,為了正名他廢太子是沒有錯的,他對長御越來越好,不曾想會成為殷如墨逼迫自己退位的借口。

    腦海中快速轉過了很多想法,最后他看著殷如墨,神色冷然。

    “皇兒是個孝順的,知道朕還活著,就算是朕一定要皇兒接班,皇兒也是不愿意的?!?br />
    他面上的神色中帶著幾分堅定,雖然不知道那個新出現的皇子究竟是誰,但是只要看崇輝帝和殷耀翎的為人,殷如墨就能知道新來的皇子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崇輝帝的一切解釋在他聽來就像是一個笑話,看著沾沾自喜的崇輝帝,他想了想,輕聲說道:“既然你能說出來這種話,想必自認為很了解你的兒子,本王也是一個講道理的人,那就讓我們未來的太子殿下自己來解釋一下吧!”

    沒有過多的猶豫,甚至都沒有給崇輝帝多想的機會,殷如墨直接就讓人去請皇子過來了。

    可以說在殷如墨進入御書房中的時候,一直都讓人潛伏在御書房中的長御就知道了。

    按耐住想要見尉瀾煙的沖動,直到這個時候聽到御書房的人在叫自己,他才輕輕起身,往御書房的方向而去。

    “兒臣參見父皇,父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像是沒有看到御書房中的其他人一樣,更是沒有要理會其他的人的意思,在走進門之后,長御甚至都給一直都沒有行過禮的崇輝帝行了一個禮。

    “朕的皇兒不必如此多禮,先起來吧?!?br />
    崇輝帝沒有i想到一向都不愿意理會自己的長御在有人的時候竟然能這么給自己的面子,頓時臉色變得好看了不少。

    還不等他說話,尉瀾煙從殷如墨的身后走了出來,冷然地看著眼前的人。

    “你是昭月的新太子,他是你的父皇?”

    眼中帶著異樣的神色,尉瀾煙看向長御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一樣。

    長御完全沒有想到竟然會遭遇到這樣的事情,在尉瀾煙讓人無所遁形的目光中,他第一次知道自己做的心理準備還不夠。

    “尉瀾煙,你不過是一個人盡可夫的女人罷了,有什么資格和朕的皇兒說話!”

    一直都沒有理會尉瀾煙的崇輝帝看著兩個人的交際,眼中出現了一絲害怕,想到之前查探出來的事情,最終他還是提醒了一句。

    尉瀾煙還沒有說話,剛才還表現的十分孝順的長御回頭,看著崇輝帝的目光相當不善。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山东体彩官方网站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