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官方购买手机体育彩票:《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五章 度仙門必游景點

作者:言歸正傳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教主哥哥,不,長壽兄,原來此前對我有手下留情?!?br />
    自度仙門門內弟子大比第一日,小瓊峰狼牙棒聲名鵲起的那一戰,敖乙心底,就泛起了這般念頭,且一發不可收拾。

    度仙門弟子大比,今日進行到了第十六日,一百零八進三十六位的斗法即將接近尾聲。

    敖乙見證了李長壽二十多次出手,仔細觀察之下,也發現了李長壽一些的‘特異’之處。

    或者說,十分優秀之處。

    首先就是根基扎實,長壽兄的法力十分醇厚,面對比他境界稍高的一些煉氣士時,往往能憑借消耗法力相對較多的符陣,最后險之又險的取勝。

    其次,便是長壽兄的土遁之法,與其他度仙門弟子的土遁之法一對比,更顯精妙一些……

    雖敖乙不知為何,但看自己教主哥哥入土時,那種順暢、那種自然,自成一種玄妙道韻。

    賞心悅目,令人嘆服!

    這種才算是土遁之法,而其他用土遁的度仙門弟子……

    嘖,大概也就是坐地鉆土之小術。

    少了長壽兄的那種味道。

    ‘長壽兄之所以會被人教高手選為功德代理人,自是有一些,自己看不到的理由在?!?br />
    這兩日,敖乙心底也有些無奈。

    度仙門大比已經接近尾聲,明日應當就是大比落幕,他們這些外客離開之日。

    敖乙會選擇跟著一同前來度仙門,就是想找機會,和長壽兄當面聊聊。

    他近來雖修行順利,但個人感情上,也遇到了少許挫折……

    都是年輕龍,誰還沒有個愛恨波折。

    此時敖乙卻也不知,此次度仙門一行,還有無機會,與長壽兄在那湖邊草廬,坐而論道、推心閑談……

    “小乙?”

    前方傳來一聲呼喊。

    敖乙立刻停下遐思,向前邁出兩步,站在那名面容清瘦的道人身后,低聲道:

    “秦師叔,我在?!?br />
    所謂秦師叔,乃金鰲島煉氣士,秦完。

    此人是圣人通天教主的記名弟子,入金鰲島時間較早,曾聽圣人講過道,也為兄弟挨過刀,在金鰲島眾煉氣士中聲名斐然。

    當年,闡教十二金仙走出玉虛宮,洪荒出道、揚名三千世界,他們金鰲島煉氣士不甘示弱,也搞了個十天君;

    雖然名聲沒炒起來,氣勢也弱了幾個檔次,修為也有些不能相比……

    但他們十天君,如今也算是截教之中,較為有名且實力不錯的‘團伙’!

    秦完,便是十天君之中的大哥。

    此人修為高深,善丹道,精陣法,交友甚廣,在截教之中也算頗有名氣。

    秦完此次前來度仙門,也是為了與人教道承修好,表明他們金鰲島煉氣士,此前并非有意針對。

    【該如何表達他們金鰲島的善意?】

    秦完準備了幾分禮物,稍后賞贈給度仙門前三甲弟子;

    但只是這般,秦完覺得還有些不足。

    故,秦完在前招呼一聲敖乙,溫聲道:

    “門內大比也快結束了,你與菡芷不是說,在此地有些好友?

    去找你那幾位好友過來吧,我贈他們一些丹藥。

    免得讓人說咱們金鰲島煉氣士禮數不足?!?br />
    敖乙聞言露出少許微笑,言道:“師叔您稍等,我去問過他們度仙門執事,再帶他們上來……

    菡芷,你要一同嗎?”

    一旁坐在椅上的少女菡芷扭頭看了過來,輕輕頷首,笑著應了聲。

    敖乙本想一同駕云,但菡芷卻是微微后退了半步,示意敖乙先行駕云,她在一旁跟隨。

    敖乙目光流露出少許黯淡,與菡芷一前一后飛出了玉臺。

    秦完講這些看在眼中,卻只是含笑搖頭,并未多說什么……

    年輕弟子,就是喜歡做這些無用之風月。

    很順利的,敖乙和菡芷得了度仙門長老的應允,由接待過敖乙的門內執事酒烏陪同,一同飛去了河谷緩坡,尋到了李長壽。

    敖乙開口便是一句:

    “長壽兄,我家秦師叔想見你!”

    李長壽微微一笑。

    若非一直用風語咒被動監察各處,知道那位金鰲島金仙是想給點賞賜;敖乙突然來這么一句,他還真以為自己哪里暴露了。

    隨之,李長壽就有些無力吐槽。

    因靈娥突然突破、真實修為不小心走光,他們小瓊峰二人組,已經惹來了不少關注;

    好不容易現在‘熱度’稍退,敖乙和菡芷又來摻和一腳……

    各處同門那好奇的目光,這幾天就沒停下來過!

    此時倒也不是在乎這些小事的時機。

    李長壽沉吟兩聲,故意問道:“乙兄可知,貴師叔相召,所為何事?”

    “這個……”

    敖乙沉吟兩聲,言說只是想給些賞賜;

    李長壽找了個還算穩妥的借口拒絕前往,隨之就看向了一旁,兩臉善良單純的小師叔與小師妹……

    少頃;

    在酒烏陪同下,菡芷帶著靈娥、酒玖兩人前來領賞,一旁的酒烏表情略顯尷尬。

    長壽師侄也不知怎么了,老牌金仙的賞賜都不在乎……

    秦完面露慈祥笑容,拿了幾瓶仙丹贈給了靈娥和酒玖,并溫聲勉勵了兩句,表達了他們金鰲島煉氣士的友好與和善。

    三教一家親,三友笑昆侖。

    靈娥和酒玖齊齊行禮道謝,面對強者時,酒玖也規矩了許多。

    隨后秦完含笑點頭,一旁酒烏立刻會意,向前告退,帶兩人一同離開。

    “菡芷,敖乙為何未歸來?”

    聽秦完如此一問,菡芷忙道:

    “回稟師叔祖,敖乙師叔正與他好友李長壽相談,稍后便回來;

    李長壽今日還未登場,怕前來領賞耽誤了斗法。

    故,并未一同上來?!?br />
    秦完緩緩點頭,仙識掃過,看到下方正跟一名人教弟子相談的敖乙,也并未多看。

    對秦完而言,這本來就是小事一件。

    但心底這個念頭剛落,秦完又想起了一事,扭頭看向了后面入座的菡芷,笑道:

    “我聽人說起,上次小乙在這度仙門與人斗法切磋吃了癟,那人是誰?”

    菡芷輕聲道:“就是這位李長壽?!?br />
    “哦?”秦完道,“他們兩個,莫非不打不相識?”

    “嗯,確實是這般,”菡芷也露出了少許微笑,“弟子總是聽敖乙師叔提起他長壽兄如何如何。

    說起這位長壽兄呀,也是個本事不錯之人,雖尚未成仙,但他布置的那般連環小陣,我師父進去都被困住了哩……”

    話語一頓,菡芷頓時面色有些黯然。

    自然是想到了她那苦命的‘先師’,也不知,‘先師’現如今在哪個荒山野嶺的豹子窩,為飽腹奔波……

    秦完寬慰了菡芷兩句,隨后便是略作沉吟,目中倒是來了興致。

    【尚未成仙,布置的陣法,就可困住天仙?】

    這位秦天君,也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性子。

    他起身走向了一旁,對度仙門的一位天仙境長老說了幾句;

    這位長老立刻去稟告掌門此事,無憂道人自然答應了下來,并做了少許安排。

    但秦完剛有動作,已經在此地無聊了半個月的金鰲島煉氣士,也紛紛起身,表示同去小瓊峰觀摩觀摩。

    而聽說他們度仙門還有這般‘妙地’,人教幾家道承的高手,也紛紛表現出了少許興趣。

    于是……

    在下面正跟敖乙言說詩詞歌賦、人生哲學,全程用風語咒監聽到了此事的李長壽,心底一陣抽搐。

    今天這一關,他估計,是躲不過去了。

    這位真·大名鼎鼎的十天君,莫非也有毒還是怎么???

    身為洪荒老牌金仙,怎么今天跟他一個小弟子較上勁了?

    莫非,是有什么算計?

    李長壽心念急轉,酒烏在空中火急火燎地沖了過來;

    玉臺旁,在無憂掌門親自作陪之下,數十道人影駕云,朝著小瓊峰的方向緩緩而去。

    河谷緩坡上,酒烏一把抓住李長壽的胳膊,喊了句:

    “來不及多解釋了,快跟我走,一群前輩高人沖著你那連環陣去了!”

    李長壽露出一張震驚臉,心底也是一陣犯嘀咕。

    自己的復合大陣要是因此暴露了,那他跟十天君的因果,也就算結下了。

    “師伯,我這還有斗法……”

    矮道人急道:“后面兩場算你贏,等會應付了那邊,回來再補上就是了!

    那可是幾位金仙、一群天仙!

    說不定你這次就揚名立萬了!”

    李長壽:……

    人教專屬粗話。

    ……

    與此同時,中神州之上,九重天闕。

    月老殿前,兩只童子老老實實地坐在那,又豎起了兩只木板。

    左側木板上寫:

    【天道庇護此地】

    右側木板上寫:

    【參加朝會去了】

    天庭又到了十年一次的凌霄寶殿朝會之日,各路仙神齊聚第八重天闕中央的凌霄寶殿。

    天庭本身就是一件功德法寶,凌霄寶殿便是這件法寶的核心,更是幾位圣人聯手煉制而成。

    然而,此地何等金碧輝煌、何等威嚴大氣,坐在殿內高臺之上的那位三界主宰,此時境地就有多尷尬與無奈。

    無他,名義上的三界之主,現在只是道門的一位小師叔,在這里做一做樣子。

    令不傳五洲,法不通四海;

    三千大世盡皆只聞六圣之名,很少有人關注這個毫無存在感的新天庭。

    甚至,坐在高位上那個青年面容,身著白袍的玉皇大帝,也是經常自嘲,自己還不如回去給道祖老爺撞鐘……

    今日朝會,眾仙最靠前的座椅是空著的,那是為太上老君所留的位置,但一般沒有什么大事,這位圣人的善尸化身,也不會現身。

    除此之外,雖天庭正神之位大多空缺,但各路仙神都是整整齊齊站成四列。

    天庭的面皮還是必須要注意的。

    月老身為掌管姻緣的正神,雖修為較低,但站的稍微靠前。

    只是,這位老倌從不輕易開口,只是在旁聽著。

    今日的月老也如此前那般,低頭聽各位文臣武將稟告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天庭現如今政令無法傳遞三界,也就代表著,他們其實沒多少事干,配合下這位‘勵精圖治’的陛下,演一場‘鞠躬盡瘁’的大戲。

    但寶座上的那位陛下,卻明顯不滿足于此。

    “各位愛卿?!?br />
    白袍青年雙眼微垂,看著面前的玉簡,淡然開口,聲音在這大殿之中來回流轉。

    “東木公所言,如今五部洲之地,亂立神廟,祭祀野神,非天正之數。

    然,吾天庭如今兵馬空虛,不可輕討之。

    但以正神之位招納這些野神入天庭,吾又覺得有些不妥,此事未免太弱吾天庭威嚴。

    各位愛卿,可有何良策?”

    8)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山东体彩官方网站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