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香港时时彩官方网站:《無量劫主》第一卷 風起魚龍舞 第六百八十六章 黑暗啟示

作者:手太陰肺經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陳安說的是實話,他經營的那點勢力連玉橋市都沒能走出,一點都不靠譜。而據他所了解的西方卻有許多的雇傭兵存在,雖然這些人不值得信任,但用來找人卻是完全足夠了。

    阿爾貝蒂娜一點不難理解的接受了陳安說法,懷著對大天使長層次強者的敬畏,認真地為其講解起,法蒂蘭協會的職能。

    在歐羅盡管有各地的牧守教堂來管理超凡者的事物,但貴族議院自然不會把這種地方治安的權利完全交給教廷,教廷可不是善茬,對于非本方超凡者的態度相當強硬,不能收歸己用,就是鎮壓消滅,絕對沒有任何的妥協。

    于是應多方要求,中世紀時期,貴族議院就在民間的傭兵公會基礎上建立了起類似箐英所的組織,那就是通靈者公會,通靈者公會的總部設立在歐羅的第三大城市法蒂蘭,由多方協議共建,因此又叫法蒂蘭協會,服務面向所有的非官方超凡者。

    他們可以在這里接受任務,領取獎勵,倒買倒賣,這些職能倒是和靈媒市場完全重合,不過靈媒市場都是也暗地里的交易,發布的任務也更偏向于綁架刺殺,售賣的東西也是種類齊全,不限死靈黑暗方向。

    而法蒂蘭協會在這方面就注意很多了,盡量不觸犯教廷敏感的神經。

    陳安僅僅只是為了找人,哪怕是個死了很久的靈體,委托法蒂蘭協會也是足夠了。

    “超凡世界的很多事情都不好說,且大家也是基于世俗生活,所以我們使用的也是世俗的貨幣?!?br />
    “歐元?”

    “對,這個找人任務跨度有七十年,有價值情報所需的價格可能得以萬計,要是準確找到人,估計得是個天文數字?!?br />
    “錢不是問題,我們先去法莎墓地看看情況,到時就幫我發布任務吧?!?br />
    陳安相當財大氣粗地道,而實際上他打定主意撈完一票就走,根本就什么都不在意。

    哪怕欠債,哪怕動用一些特殊的手段,都無所謂,反正一旦離開這個世界后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就算離不開這個世界,那也只可能是被那造化巨獸給攔截了,那么他們必死無疑更不用在乎什么欠債犯法的問題。

    阿爾貝蒂娜倒是不覺有異,對于超凡者來說,只要愿意,總有辦法在世俗中做個富翁,更何況是陳安這種強大至極的存在。剛剛如此說不過是想表現的盡職盡責給對方一個好印象而已,當然,也不是想從陳安那里獲得什么,僅只是對強者最基本的尊重。

    之后,陳安又從阿爾貝蒂娜那里了解了一些東西,確定了日后的一些規劃,突兀地話風一轉道:“對了,那個黑暗啟示錄到底是什么東西?”

    阿爾貝蒂娜面容一僵,但立刻就反應了過來,將包裹中那卷半尺長的卷軸拿出遞到了陳安的手上。

    她也是相當的明智,知道她根本不可能和陳安抗衡,另外在夢境中她把一切都招供出來的丑態,也在陳安面前暴露無疑,把柄被抓了個十足十,陳安要對付她連個小指都不需要動,只要將她在夢中的樣子,做成圖像發給阿爾布達學院,就夠她死無葬身之地的。

    而且黑暗啟示錄只是她機緣巧合得到,并非上級布置的任務,獻給上級固然能得到很高的評價獲得職級的提升,但即便丟失了也沒有什么。

    “這是死靈結社的教義總綱,似乎蘊藏著死靈結社通靈者的秘密,七年前的滅魔戰爭,死靈結社總部被教廷攻破,黑暗啟示錄就被教廷所得,死靈結社一直想要奪回。后來他們不知從何處知道黑暗啟示錄將轉運北部行省的波多爾教堂,沉入那里的天淵絕獄用以鎮壓,因此半道派人阻擊。而我去外地辦件事情,正好遇到,巧合之下將之得到?!?br />
    陳安用手顛了顛這卷沉甸甸的卷宗,回想到夢中的一些事情,奇怪道:“你都拿了死靈結社的至寶了,怎么還幻想著他們沒有發現你?”

    阿爾貝蒂娜顯然也想起了夢中的情形,喏喏道:“我,我當時得到這卷軸時,并未暴露?!?br />
    “那你打扮成這樣是在躲避誰?”

    阿爾貝蒂娜尷尬地拉下口罩道:“在之前,我進行任務時得罪了一個傭兵小隊,我其實是在躲他們?!?br />
    “你身為阿爾布達學院的保安巡邏隊員還怕幾個自由俠?”

    就算陳安是個外行也明白哪有當兵的怕做賊的道理。

    阿爾貝蒂娜更加尷尬了:“我,我的身份不能暴露,而我一個,實在是,實在是……”

    “好吧,雙拳難敵四手?!?br />
    陳安表示理解的總結了一句,注意力開始放在手中的卷軸上。

    將之展開,發現都是自己不認識的字符,似乎是一種古羅斯語,他羅斯語都學了個半吊子,就更別提這些古語了。

    不過延伸燭光照影術的神念,倒是獲得一些靈感,但也只有這么多了,這本書的層次確實不低,可對他的啟發卻是有限的很。

    畢竟這個容器只是玩票,而本體又已經走出了自己的道路,沒有以高就低的意思。無相玄通演化出的幻術立意比之可高多了。

    隨手又扔回給阿爾貝蒂娜,在后者愕然的眼神中道:“對我沒用,你倒是可以看看,呃,算了,還是不要了,這玩意污染性挺厲害的,你未必能從中得到什么有用的東西?!?br />
    阿爾貝蒂娜心中凜然,通過陳安的話語,她認識到,可能陳安的層次比她想象的還要高。

    將這卷軸小心的收好,即使陳安不說,她也沒有要自己閱讀的意思,她不是真正的自由俠,受過正統的超凡教育,她清晰地知道,這種東西有多邪門,所以從得到起,就沒有想要嘗試的意思。

    “對了,黑暗領主是什么意思?”

    陳安狀似隨口地問了一句,這是從那卷軸上得到的知識,他有些不是太能理解。

    阿爾貝蒂娜一愣但還是認真解釋道:“這是古稱,對應著如今的b級超凡者。事實上在古代沒有超凡者分級的時候,每個勢力都會對內部的大人們有著自己的尊謂,即便是如今教廷和死靈結社的超凡者們還延用著古稱,沒有接受我們的分級?!?br />
    “這些稱謂都有什么?”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陳安對這些東西倒很有興趣。為了找輕語,他恐怕要在這里待不斷時間,那么多了解一些常識總不會錯。

    阿爾貝蒂娜對這些東西倒是無所謂,掰著手指頭細數道:“死靈結社有災難主宰、黑暗領主、死亡執行官的尊謂,分別對應超凡者的abc級;而教廷劃分的最細,從s級的主神、神王開始,a+級的真神,a-級的類神、從神、天使之王,b+的大天使長,b-的半神、大天使,c+的天使、圣域、圣者、c-的傳奇、英雄,乃至d級的騎士、圣言者,e級的輝光行走,祈愿者應有盡有?!?br />
    “其他幾家勢力呢?”

    阿爾貝蒂娜沉吟了一下道:“許多古稱我也不記得了,阿爾布達學院卻是只有通靈導師、通靈者和通靈學徒的稱呼,和超凡者的分級完全對應不起來,最多就是在通靈導師中有個元素使,對應c級,有個通靈院士對應b級?!?br />
    “元素使,很怪異的稱呼啊?!?br />
    陳安對這些古稱也就聽一聽,全然沒有太過在意,因為聽來聽去都不如abcd的分級簡單明了,所謂的尊謂不過是些吹牛b的舉措,就是給人一聽就很厲害的感覺,沒打倒你之前先嚇到你。由是轉而開始詢問起一些自己感興趣的稱謂的由來。

    “這是根據所御使的靈的不同,進行的劃分?!?br />
    阿爾貝蒂娜沒有什么異樣,反正是閑聊,又不涉及什么隱秘:“阿爾布達學院主要研究和御使的是自然靈和元素靈,死靈結社則御使專門的死靈和怨靈,教廷卻是有著自己的圣靈和英靈。而其他的自由俠,則大多從阿爾布達學院學習到一些元素靈的御使方法,還有其祖傳下來的祖靈,和死靈結社的死靈很像。當然,對這些靈御使的方法不同,也會有不同的解釋?!?br />
    陳安有些好奇地道:“那你御使的靈是什么,怎么御使的?”

    阿爾貝蒂娜一愣,卻又覺得對陳安這等強者沒什么好隱瞞的,真要敵對起來,隱不隱瞞都一樣,對方只用絕對的力量就可以碾壓自己。

    由是她大大方方地道:“我御使的是阿爾布達學院的元素靈?!?br />
    反正陳安已經知道她是阿爾布達學院的間諜,所以也沒有什么好遮掩的,直接將那柄長匕首遞給陳安看。

    “這是阿爾布達學院的注靈入器之法,我把金性元素靈注入到器物中,能增加器物的鋒銳程度?!?br />
    陳安稍稍感受了一下,發現這柄長匕首中確實有著微弱的生命波動,這相當的奇異,和附魔不同,也和中央界玄器的鑄造不同。

    也就是阿爾貝蒂娜的層次太低,如果這種技術高級起來,能夠注入生命體征更強的靈,那兵器是不是就能夠有自己的思想,幫助主人戰斗。

    血月刀也有一定的靈性,可那是什么層次的神兵,怎能與之同日而語。

    一邊如此想著,陳安不由問出了另一個疑惑:“你這么堂而皇之的使用注靈之法不怕法蒂蘭協會的人起疑嗎?”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山东体彩官方网站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