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轮空官方表达:《無量劫主》第一卷 風起魚龍舞 第六百八十四章 黑暗導師

作者:手太陰肺經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這是死靈結社的終極大招,對抗教會的不二法門——百萬亡靈海。

    這是一門a級戰技,而掌握a級戰技的人,自然就是a級。

    阿爾貝蒂娜整個人都傻了,她實在想不通,對付她一個d,就算是派出一個c-層次通靈師也能讓她疲于奔命了,就算再加上身邊的袁,這個c,一個死靈導師也足以對付,怎么能用得著面前的百萬骷髏海,這是攻城滅國的禁忌之術啊。

    而能夠驅使這百萬骷髏海的存在,必然是那位神秘的死靈社長,追捕自己兩個小蝦米用得著死靈社長親自出動?

    莫非死靈結社的人正在和教廷某部開戰,被自己兩人碰上了?

    如此想著,阿爾貝蒂娜的應對可不慢,她反手從身后背包里抽出一根半尺長通體黝黑的卷軸。

    阿爾貝蒂娜一手拿著卷軸,一手拿著剛剛的那盞馬燈,高高舉起,大聲喊道:“放我們離開,不然我就毀了它?!?br />
    她相信能夠操縱亡靈海的人,必然能夠通過每一個亡靈的感官看到自己。

    果然,隨著她這一聲喊,行進中的亡靈停下了腳步。

    “這東西果然在你手里,有意思的小家伙?!?br />
    一個嘶啞難聽的聲音從空寂中傳來,它似乎一點也不擔心阿爾貝蒂娜真的把自己的目標毀去,饒有興趣地問道:“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是誰嗎?為什么要插到這件事情中來?”

    “我叫阿爾貝蒂娜,是個自由俠,我……”

    阿爾貝蒂娜還有些心存僥幸,可那個聲音在下一刻就毫不留情地揭露了她。

    “你知道我問的是什么,說這些一點意義都沒有?!?br />
    阿爾貝蒂娜面色有些掙扎,但最終還是道:“我隸屬于法蒂蘭協會的獵魔團?!?br />
    “嘿嘿嘿,”那個聲音陡然笑了起來,充滿了嘲諷:“法蒂蘭協會的獵魔團成員怎么可能使用的了教廷的希婭之光?!?br />
    不待阿爾貝蒂娜回答,它又自問自答道:“是因為這件轉換器嗎?的確是精妙的設計,可法蒂蘭協會的研究院什么時候這么厲害了,能設計出堪比阿爾布達學院的煉金物品?;蛘咚?,你和阿爾布達學院還有什么關系?”

    阿爾貝蒂娜咬了咬牙,什么話都沒說。

    突兀的,所有亡靈眼眸中幽藍色的火焰劇烈燃燒了起來。

    天空中一尊披著斗篷的骷髏顯現,它十分的龐大,身軀幾乎占據了整個天空,手持的雪亮彎刀,與懸掛半空的明月交相輝映。

    “說,你和阿爾布達學院是什么關系?”

    百萬亡靈隨之一起呼喊。

    “說……”

    恐怖的聲浪,有著能夠震懾神明的威力。

    恐懼,驚惶,敬畏,戰栗……猶如面對神靈,阿爾貝蒂娜的心靈瞬間被奪,不能自已地開口道:“我是阿爾布達學院的一名保安巡察隊長,被校長派去法蒂蘭協會潛伏,為了獲得法蒂蘭協會最新擴張計劃,只是無意中遇到了教廷的血色執政官,機緣巧合從他們那里得到了黑夜啟示錄……”

    阿爾貝蒂娜一改平日里的真誠之色,滿臉恐懼口無遮攔地將自己的身份任務全部說了出去。

    而得到答案的斗篷骷髏,滿意地舉起了手中的巨大鐮刀:“很好,你可以去死了?!?br />
    “不,饒了我,我愿意獻上黑暗啟示錄,愿意侍奉偉大的死神?!?br />
    阿爾貝蒂娜痛哭流涕,手中的黑暗啟示錄和希婭明燈一起掉落,心理完全崩潰了。

    “嘖嘖嘖……”

    在那巨大鐮刀將要落下之時,忽有不和諧的聲音突兀出現,打斷了天空中那巨大死神的行刑。

    陳安雙手抱著胸,一臉百無聊賴的插話道:“老兄,差不多可以了,你真的有辦法,在這里弄死她嗎?”

    “愚蠢的東方人,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巨大死神收回了鐮刀,似乎對陳安更感興趣地收回了阿爾貝蒂娜身上的注意力。

    這讓后者的心理壓迫感稍稍緩解,同樣有些莫名地看向這個剛剛差點遺忘了的同伴。

    陳安好整以暇地道:“加特林掃火車看在你們死靈結社的人都是一群神經病的份上,還能勉強接受,可眼前的火車脫軌爆炸,以及這百萬骷髏海是什么情況?這也太夸張了吧,若你們死靈結社真是這么一群沒腦子的貨,就算再有眾議院的袒護,也該被教廷連根拔起了吧,畢竟他們可不想留著你們過年?!?br />
    阿爾貝蒂娜一愣,忽然覺得陳安說的很有道理,這一路上被圍追堵截,她還真沒考慮過類似的問題,她一個小蝦米,就算是在巧合中偷竊到了黑暗啟示錄,對方也用不著出動禁咒來對付她啊。

    那眼前的一切又是什么情況?

    “你的意思,這一切都是假的,哈哈哈……”巨型死神大笑著:“你可以來試一試?!?br />
    隨著他這句話,所有亡靈眼眶中的幽藍色火焰瞬間大熾,它們再次動了起來,一起舉起手中刀槍劍戟鐵鍬鏈錘等各式各樣的武器向著陳安襲來。

    “不見棺材不落淚?!?br />
    陳安搖了搖頭頭,身后忽地浮現出一個比那巨型死神還要龐大的多的人影,他三頭六臂,撐天擎地,猶如滅世神魔。

    三顆頭顱的眉心位置共同亮起了一只眼睛,一只洞悉一切,破妄驅邪的眼睛。

    三只破滅法目向三個方向一起射出了破邪靈光,蒼穹為之破碎,整個世界隨之坍塌。

    在整個世界的毀滅之中,陳安似嘲諷似自語地道:“白癡,如果你直接來攻,我還會覺得有些棘手,可卻自作聰明的玩弄夢境,你難道不知道,不,你還真不知道,在夢境中我能完全發揮出本體的實力?!?br />
    隨著世界的崩潰,巨型死神凄涼慘叫,如玻璃一般碎成片片,又粉碎為幽藍色的光點飄飛逝去。

    阿爾貝蒂娜眼前一花,一點昏暗的燈光在朦朧中逐漸清晰。

    她陡然警醒,卻發現自己正坐在一張窄小的床鋪上,斜依著車廂壁。

    這……這里竟是剛剛那列駛往克魯斯郡克拉格市的客車,而自己剛剛僅只是睡著了,做了一個噩夢?

    突然之間,她目光一凝,因為她看到了躺在自己對面的那個東方人也緩緩睜開了眼睛,她忽然覺得事情似乎沒有自己想的這么簡單。

    “女士,你醒了?”

    對面的東方人主動打招呼,卻讓阿爾貝蒂娜很是警醒,她沉默不語,手卻已經摸到了插在背包下的銀色匕首。

    陳安笑道:“不用這么警醒吧,在夢里你可不是這樣的,而且我們也算是在夢里認識過了?!?br />
    阿爾貝蒂娜一怔,剛剛夢中的情形瞬間浮上腦海,隨即她大驚失色地道:“剛剛那不是夢?”

    陳安一笑,翻身而起道:“想知道怎么回事,跟我來就好?!?br />
    說著,他已經推開了隔間的門,就這么走了出去。

    阿爾貝蒂娜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跟在了陳安的后面,一直跟著他來到了隔壁車廂的一間隔間前??醋琶媲暗畝餃?,毫無禮貌連門都不敲地直接拉開了隔間門。

    隔間中,兩張床鋪上,只躺著一個人,這是一個穿著黑色蕾絲長裙、白色長筒襪、黑色小皮靴的洛麗塔少女。她有著漆黑的頭發,可五官的深邃卻清晰地表明她不是東方人,只是白皙到近乎無暇的肌膚,使得她與大多數西方人也不盡相同,這竟是一個混血。

    混血無丑人,她的確是很漂亮,大概只有十四五歲的樣子,此時她就這么安靜地躺在潔白的床鋪上,美的如詩如畫。

    可這么一副睡美人的畫面,卻讓阿爾貝蒂娜毛骨悚然,她認識這個混血少女,在教廷最高級別的機密通緝令上。

    這是死靈結社七大黑暗導師之一——夢境行者凱蒂·巴特蘭。

    “她,她……”

    阿爾貝蒂娜腿腳有些發軟,那個噩夢不是沒給她造成后遺癥,此時正是她心防最弱時,往日里的堅毅都不復存在,或者說在夢境中已經被完全打碎。

    以至于此時見到這個恐怖的存在,除了恐懼,她沒能升起任何的反抗念頭。

    “不要怕,只是個死人而已?!?br />
    陳安笑著安慰了阿爾貝蒂娜一句,這個小丫頭竟然和夢境中完全是兩個性格,夢里她豪爽而精明,可現實中卻有些謹小慎微。

    陳安仔細分析了一下她的性格,應該屬于對陌生人多有戒備,對同伴深信不疑的性格,也就是個外冷內熱的人,也不知道這種人怎么會被派去做一個通靈者結社的間諜,還是個雙面諜。

    另一邊,阿爾貝蒂娜卻沒有就這么信了陳安的話,目光不由地移向沉睡少女那胸前不明顯的隆起,此時那里微微起伏著,一如主人在沉睡中均勻的呼吸。

    她瞳孔一縮,如果不是對方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她此時都要奪路而逃了,但即便如此還是狠狠地瞪了陳安一眼,腦中急切地思考著逃脫之策。

    “不用緊張,”陳安笑了笑,自然知道阿爾貝蒂娜的所想,再次解釋道:“腦死亡懂不懂,她雖然肉體還活著,但確實是已經死了,不信你感受一下她奴役的靈?!?/div>